公司新闻

第16课 一张奇特的脸 教案

  七年级数学思维探究(7)怎样设元(含答案)李善兰(-),晚清中国杰出的数学家,在西方传教士的帮助下,翻译了大量科学著作,如《几何原本》后九卷、《代数学》等.不仅向中国学者介绍了西方数学知识,还创立了许多型概念、新名词、新符号,如代数学、方程式、函数、微分等.除翻译西方名著外,李善兰也有多种自己的著作,如《方圆阐幽》、《对数探源》、《弧矢启密》等,为中国数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7.怎样设元解读课标荷兰著名数学教育家弗赖登塔尔说:“与其说学习数学,倒不如说学习“数学化”方程就是将众多实际问题“数学化”的一个重要模型.在运用一元一次方程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设立未知数是首要环节,不同的设法列出的方程有的简单,有的复杂,故在设未知数时需有所选择,设元的基本方法有:1.直接设元即问什么设什么.2.间接设元即所设的不是所求的,需要将要求的量以外的其他量设为未知数,便于找出符合题意的等量关系.3.辅助设元有些应用题隐含一些未知的常量,若不指明这些量的存在,则难求其解,故需把这些未知的常量设出未知数,作为桥梁帮助分析.4.整体设元若在未知数的某一部分存在一个整体关系,可设这一部分为一个未知数,从而减少设元的个数.

  ”黄勇说。内容摘要:开栏的话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浩然前行,书写了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

第16课 一张奇特的脸 教案

资料简介:==================资料简介======================16、一张奇特的脸教材分析:本课属于“造型-表现“的学习领域,是本套教材陶艺系列中的一课,同时也是一节浮雕头像的制作课。

头像虽然是雕塑造型中比较难的题材,但是应该看到,本课涉及到的造型并不是严谨的写实造型,而是充满浪漫主义情调的幻想。 所以说,本课无论是从题材的选取还是造型的难易程度,都是符合中年级小学生的认知水平和兴趣点的。

教学目标:1、感受各民族脸部造型艺术的魅力及特征。 2、采用揉、捏、粘、压等技法进行简单的泥塑,创作一张奇特的脸,提高非写实性造型能力,培养感知力、想象力、创造力。 3、培养学生耐心细致、持之以恒的学习态度以及热爱传统文化的情感,提高审美情趣。 教学重难点:重点:学习用泥塑的方法表现一张造型奇特、富有创意的脸。

难点:五官的造型与装饰。

教学准备:1、古埃及面具、京剧脸谱等图片资料;2、油泥、纽扣、弹珠、瓶盖等小物品或各种废旧材料。 一、课前动动手回忆泥塑技法:这些造型运用了哪些方法?你还会用哪些方法、工具来表现?二、欣赏导入出示三组人脸造型:看看这些人的脸,给你怎样的感觉?小结:各种各样奇特的脸代表了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艺术……揭示课题:今天这一节课,我们就一起来学习做一张奇特的脸。 三、课时动动脑1、你记得的脸型有哪些?你能说给同组同学听吗?2、你能用最快的速度做一个人脸的脸型吗?四、观察与思考1、看书:说一说这些脸奇特在哪里?五官、花纹、色彩、头饰、表情2、鬼脸多连拍:请同学们面对面,南边的同学先做鬼脸。

(北边的....)五、欣赏画家及面具作品欣赏:1、说说奇特在哪?少女的脸毕加索(西班牙)2、奇特在哪?藏族面具(中国)3、奇特在哪?图坦卡蒙金面具(埃及)小结:1.塑造一张奇特的脸,造型应该(夸张)和(变形)。

2.色彩应该(丰富)。

2.装饰应该(精美)。

学生作品欣赏: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一些小朋友做的脸有多奇特!出示学生作品,看看他们是从哪些方面来表现奇特的?(1)脸形与五官的变形、夸张(2)脸部的装饰花纹色彩,还可以用羽毛、树叶、骨头、绳子等进行装饰六、示范制作步骤、学生创作================================================压缩包内容:三年级上册美术教案-第16课一张奇特的脸人美版(2014秋).doc。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国际合作局、院属5家出版单位以及荷兰博睿学术出版社有关负责人参加会议并进行了工作交流。内容摘要:21世纪以来,“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等措施,有力助推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进程。学术界也密切跟踪研究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进展与态势,从翻译策略、翻译实践、传播途径、传播效果等不同角度总结经验,指出误区和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中国文学的翻译传播与中国形象建构之间具有显而易见的互动性——“既有的中国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西方译者对当代文学作品的选择,以及西方读者对翻译过去的当代文学作品的接受”,而文学传播所建构的国家形象“又给既有的中国形象以冲击、调整.关键词:翻译;中国文学;文学作品;当代文学作者简介:  21世纪以来,“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等措施,有力助推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进程。在我国注重自我推介的同时,海外译者的翻译水平也有很大提高。